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 >

曝南阳一民警一手遮天遭人实名举报

我叫江凯,现向全国网友控诉南阳民警杨旭伙同其父杨玉升组织社会不明人员多次对我殴打、恐吓、两次非法拘禁、前后八次到我单位、家里、岳父家寻衅滋事、到学校意欲绑架我孩子(致使我孩子不敢上学精神失常)、抢走我途观轿车等令人发指的罪恶行径!请全国网友为我转载呼吁,请南阳市公安局立案侦查为我做主惩治杨旭一伙的犯罪行为,请各大媒体给予关注报道,还南阳郎朗青天!

事情是这样的,2013年11月份,南阳市进行梅溪河内河全线清障工作,我承接了中标公司的工程施工项目,由于时间紧,任务重,经单位同事介绍的杨玉升愿意同我一起完成此项清障工程,并约定我们共同出动人员、机械、车辆等,前期费用由杨玉升垫支。工程12月1号开工,由于工期短,战线长,中途我又找了一家施工单位共同施工,到12月30号梅溪河清障工程全线按期完成。

工程完成后按要求上报给财局各种工程费用清单,经过审计后财局将工程款拨给了中标公司,中标公司首次打入我账户400万元,适逢春节,为尽快支付工人工资、物料、机械等费用,我就按和杨玉升签好的付款协议一次性把首批工程款400万元全部给了他(其中有50万工程款由我直接给了中途加入的施工单位),中标公司又打给我130万工程款,其余款项包括质保金等费用待中标公司全部算清后付款给我,我和杨玉升再做二次分配。

事情至此各位朋友觉得这应是个团结协作皆大欢喜的好事,而且自分账之后的2014、2015年两年内杨玉升还和我一起多次去中标公司作结算。我承接了工程,让杨玉升从我承接的工程中分得一杯羹,他杨玉升该感激才对吧,可是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不仅没有感恩之心,反而上演了现实版的农夫和蛇的故事,自2016年4月份开始,杨玉升突然变脸,在他儿子杨旭(南阳市公安局警令部民警)的指使下组织带领绣有纹身的不明身份的社会人员对我进行非人道的犯罪!

由于工程实际审计后的工程款比招标价814万少,只有732.9万元,按照我和杨玉升原来签的比例分配协议我再应得37万,可杨要求我待余下的工程款到账后只让我留下25万,其他都归他,我也同意了。然而这个得寸进尺贪得无厌的家伙突然变卦,于2016年4月15号左右带着两个不明身份的社会人员闯入我家中要求我的130万也给他,否则让我家破人亡!接下来的几天内又指使纹身人员砸我家玻璃,在我家墙上喷字,在门口撒鱼鳔,并对我家人进行恐吓威胁!

4月28日下午,杨玉升的猖狂行径更是变本加厉,他先约我到滨河路歌德咖啡厅谈,让我退给他130万,我没有答应他这无理要求,他就派一个人跟着我。从歌德咖啡厅出来我去给一个朋友的吊唁,当走到工业路家电大世界时突然窜出4个纹身人员,扭着我强行给我往杨玉升的车上拽,我急中生智抱着放下车窗的车门,杨玉升大叫让掰开我的手,给我往车里塞!朗朗乾坤,光天化日之下,在众目睽睽的大街上他们竟如此猖狂地要绑架我,对我拳打脚踢,引来了众多市民的围观。我表弟得知消息后立即报了警,特警赶到后打我的四个人都逃之夭夭,特警把我和杨玉升带到光武派出所,那时的我已被他们打得头疼、恶心、十分难受,几乎不能站立,然而光武派出所的民警却不让我走,在我表弟的强烈要求下,直到晚上8、9点钟派出所才让我去住院,经医生诊断我被打得多处软组织损伤,皮下淤血、内伤严重、需住院治疗!发生如此恶性事件,不知为什么派出所却一直没有给我做笔录,直到8月份在我的要求下才做了笔录,派出所至今没有给我打人者和指使者的处理结果。

4月29日在我住院期间,杨玉升又派人到医院骚扰、威胁我,我没有任何安全感,只好逃到郑州我朋友家暂时躲避这个凶神恶煞。

然而不曾想,这个恩将仇报的恶狼,找不到我竟然于5月2号晚上、3号上午连续指使八九个凶神恶煞到我岳父家闹腾、恐吓、威胁、在门口墙上喷字,致使岳父一家陷入极度的恐惧惊慌之中,虽然报警了,但仲景派出所也没有给个处理结果,为了不连累岳父一家,妻子忍痛跟我办了离婚手续,至此我已妻离子散,家已不家!

杨玉升已给我逼得走投无路,惶惶不可终日,我的退避让他以为我软弱可欺,加之几次报警公安部门都无动于衷,没给他任何惩罚,致使他更加肆无忌惮,5月中旬,他竟然指使4个纹身青年意欲绑架我正在上小学的孩子,被十五小的保安发现报了警,梅溪派出所连人带车给他们带到派出所,但也不了了之,具体情况派出所也没有给我们说,从此我的孩子因惊吓而不敢去上学,医生诊断为因惊惧而精神错乱!

我们的一次次报警,公安部门的一次次悄无声息,杨玉升的猖狂到6月28日达到无以复加的地步,这个昔日在湖北熬地沟油曾经烧死一人的命案犯那天下午5点左右由他安排的两个人突然拉开我的车门坐到车里强迫我开到明山路超凡快捷酒店,逼我开了个三床位的房间,有个中间人来调解,还是逼我退出130万元,我不同意,调解人就走了,我被强制留下,有两个纹身人一左一右睡在另外两张床上,而吃饭、吸烟等都让我出钱。我被非法拘禁期间,房费没了,他们逼我让我给我表弟打电话,给我送了1000元。7月4日晚9点多钟,去宾馆4个人,强行给我摁进车后座,两个人给我夹在中间,挟持着我在市内转,后边还跟了两部车。大概一个钟头后,我被他们拉到白河边,从车里下来十几个人,不由分说就给我一顿乱揍,扇耳光、抡拳头、飞脚踹,我孤苦无助,只感到末日来了,任由他们狂揍······他们打够之后,又给我推进河里,恐吓说让我到河里洗洗澡,扎扎猛子,折腾完了又给我拉回宾馆,此时杨玉升就在房间内坐着,指挥着那些人又给我一顿乱揍,然后逼我给他打一个100万的借条,逼我签了两套房屋抵押合同和车辆抵押合同。

7月5号上午,杨玉升逼我先拿10万元给他,无奈我给我表弟打电话,他到宾馆一看那架势,感觉有问题没有把钱给我,我才在电话中告诉我表弟我被拘禁、被殴打、被逼迫打借条、签抵押合同的事。他立即通知我已经离婚的妻子,他们就报了警,仲景派出所民警王晓东带着两个民警和我表弟、妻子在宾馆旁边的饭店找到了我们,那时的我已经被杨玉升等人的拘禁、毒打、威逼的淫威吓破了胆,面对警察的询问也不敢开口说话,而民警却不让我表弟和妻子说,我妻子见我已经吓破了胆,“扑通”一声给王晓东跪下,求他救救我,救救我们这个家,可是王晓东没有理会,也没有把我和杨玉升等人带到派出所询问。妻子见求警察不成,就又给杨玉升跪下,央求他放过我们,可是这个穷凶极恶的东西根本不理会我妻子!

被吓破胆的我又被他们带到南航歌德咖啡厅,杨玉升没有拿到钱,就威逼我给他借钱,我只好给他说去郑州借钱,然后就开着车逃离了南阳,去郑州躲了起来。15号下午我从郑州回来,刚一下高速就有两个纹身青年拉开车门上了车,这时我才知道我的车被安装了跟踪定位仪。我又被他们挟持到南航歌德咖啡厅,直到晚上咖啡厅下班我又被他们挟持出来,我睡在我的车上,旁边有四五个人睡在两辆车上看着我。第二天咖啡厅上班他们又给我挟持到咖啡厅,到晚上7点多,他们换了原来在宾馆看我的那两个纹身青年来看我,在张衡路吃罢晚饭,那两个纹身青年要去白河边纳凉,因纳凉他们放松了警惕,趁其不备我驾车往郑州方向逃跑。我因害怕而神情慌乱,一会高速一会普通道路的驾车狂跑,我的车上被杨玉升他们装有定位跟踪仪,可能是走到叶县,我被他们追上,两辆车夹击我,我从两辆车夹缝中逃了出来,慌不择路地往北狂奔,直到新郑他们不再追赶。天明时分我把车停在郑州市商城东路与丰台路口的道牙上,到朋友家躲避。下午我收到杨玉升发给我的照片,他竟然将我的车拖走了!我当即报了案,郑州警方接警后让我到现场报警,让我证明我所签的抵押合同和借条都是被逼的,就能以盗抢车辆立案!

就在这时我接到孩子因惊吓住院的通知,我就返回南阳在医院照顾孩子!

我已经出离愤怒了,我已被杨玉升逼到了绝路,我要拿起法律武器捍卫我的权益、捍卫我的人权!我走进仲景派出所要求王晓东给我做笔录,然而他以各种理由拒绝我,在我多次去派出所再三要求下才勉强做了笔录,但至今没有给我立案,甚至让我们自己去宾馆调监控搜集证据!从杨玉升雇凶到我家里威胁恐吓、到我岳父家威胁恐吓、到学校意欲绑架我孩子、直至我被非法拘禁,包括学校在内的我们一次次报警,涉及南阳市公安局仲景派出所、光武派出所、梅溪派出所三个所,然而我的一次次报案都没有一个给予重视立案、没有一个打击杨玉升的猖狂罪行,这足以证明他儿子杨旭的能量有多大,南阳真的是他一个小警察说了算,他就可以雇佣黑社会实施绑架、非法拘禁、肆意殴打他人、逼人家破人亡而无人能管了吗?南阳公安真的就让他控制,我投诉无门只有死路一条了吗?

我因接了一个施工工程让杨玉升参与施工,让他从我的利益中分得一杯羹,而遭此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之灾祸!杨玉升他一个熬地沟油出身背负命案的农民(闲谈时杨玉升自述熬地沟油时同伴被烧死),他有多大能耐能一次次地雇凶,他有多大能耐能买通一个个派出所的涉事民警?不都是他儿子杨旭的策划指使吗?我说这话绝不是无中生有的空穴来风,杨玉升每次发给我的恐吓侮辱短信都是他儿子杨旭编好发给他,他再转发给我的,为此他怕事情败露,在我住院时还专门雇人到医院删他发给我的短信!但都已被我拍了下来!这一切不就说明了杨玉升的猖狂是他儿子在做坚强的后盾吗?我已离婚的妻子给警察王晓东跪下求他救救我,难道一个警察就没有一点职业敏感性,他看不出我被实施绑架了吗?他为何不让我妻子说?不让我表弟说呢?看到那种情况为啥不带我到所里询问?后来我去报案,他推三阻四不给我做笔录,在我再三要求下勉强做了笔录,但至今不立案侦查,这一切只有一个解释,他王晓东压根就知情!他不仅是不作为,可以说是为虎作伥的同案犯!还有光武派出所,光天化日之下我被殴打、差点被绑架,杨玉升也被带到所里,为何没有一个处理结果呢?十五小保安报警后,梅溪派出所当时连人带车都带到所里,如此意欲绑架未成年人的案件为何没有引起重视而追根溯源呢?那些人又是怎样被放走的?这一切都说明杨旭这张黑手在运作,在指挥,这样的警察当道,南阳谈何晴天?

在此我将我的遭遇公布天下,请大家为我转发,为我伸张正义,惩治杨玉升和其儿子杨旭的犯罪行为,还我的家、还我的人权、还南阳以晴天!

江凯

2016年8月8日悲愤书

来源:天涯社区

相关新闻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