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 >

团购、支付、酒店、外卖,各项业务问题成堆,王兴嘴里的盈利只是说说而已

  王兴经常提盈利。

  7月,王兴高调宣布,美团除外卖业务外,已实现整体盈亏平衡。这比原定的时间提前了足足2年。

  王兴经常被打脸。

  9月13日,携程联合创始人、董事局主席兼CEO梁建章首次发声,回应携程与美团合并传闻,他指出:“美团酒店已盈利的说法,其实是一个伪命题。”

  其实,仔细盘点一下美团点评的各项业务,你应该有自己的答案。

  已经不能“因团而兴”

  顾名思义,美团因团购起家。大众点评也是团购界的行家里手。按道理,团购业务应该是如今美团点评的“看家本领”。然而,现状还是会让你在心里写下一个大大的“唉”字。

  团购用户的核心需求是优惠。一旦少了优惠,用户的粘性会大大降低。为此,美团需要不断拿出大量资金,去贴补一线城市和其他业务线的发展。这也是美团虽然每年的交易量不断提升,但是亏钱也越来越多的原因。

  团购模式源于薄利多销的想法,利用百人、千人起团来帮商户促销,为消费者提供优惠。但是在中国,团购正在逐渐发展为常规的一次性折扣,几乎无门槛。打个比方,一条街上只有一家餐厅打折,那么这家店生意短期内肯定会很好;到后来,这条街所有商户都在打折,那么每家店的生意都不会有增长,但毛利都会严重降低。

  这就是团购模式不可避免的瓶颈。现在,越来越多的商户意识到打折不是营销的关键,不愿意再继续做团购,但是仍然没办法逃开团购的魔咒。美团和大众点评合并后美团占主导,继续主推团购业务,且不断升收费标准,市场认可度不断降低。

  “大众点评走的路是正确的,可惜被美团抛弃了。”一位行业观察人士直言,纵观大众点评十多年的发展历程,所有产品都是基于商户收录评价体系所展开,搜索推荐一直是用户的核心需求,用户质量和粘性较高,最核心的始终是基础平台。

  买来供着的支付牌照

  王兴终于拥有了梦寐以求的支付牌照,他太想摆脱对支付宝、微信支付的依赖了。特别说“终于”,因为这是他的痛点。

  今年3月,美团点评曾上线过自有支付功能,但立即被人实名举报“无证驾驶”,“央妈”勒令其4月底下线调整。

  目前,市场上共计有267家第三方支付公司持有牌照,且短时间内不会再增加新的支付牌照,牌照价格自然水涨船高。美团点评虽没公布收购钱袋宝的金额,但看看同时期的另外几家就八九不离十了。在美团点评之前,恒大、美的也相继获得第三方支付牌照,价格不低;前者斥资5.7亿,后者斥资3亿。

  几个亿可能对美团点评而言不是什么难题,问题关键是美团点评至今未能摆脱烧钱阶段,斥巨资收购支付牌照是否值得。

  从打造生态闭环的角度出发,支付是美团点评的短板,唯有补足这一短板其生态才能完整。因此,美团点评不惜砸重金收购是理所当然的事。接下来恐怕就是展开用户争夺。不过美团点评支付场景有限,恐怕还难以从支付宝、微信支付中抢夺太多用户。要增加用户,剩下来能走的路恐怕又只有烧钱了。

  酒店业务竭泽而渔

  今年国庆长假期间,美团酒店遭遇密集投诉,情况大同小异:美团酒店价格比其他网站高出不少,无法取消订单,且“涉嫌价格欺诈”。

  在业内人士看来,美团酒店加价销售,与其盈利压力密切相关。美团此前表示,“今年7月,美团点评酒旅业务已经实现整体盈利”。目前,在线酒店预订市场竞争异常激烈,美团酒店业务仍以中低端酒店为主,并且客单价较低,盈利无疑来自于高星酒店“加价”销售,乃至侵吞消费者预订费用。

  有分析称,美团加价倒卖酒店的做法,显然是“一锤子买卖”,只能做成一次生意。不明真相的消费者在美团吃过一次亏后,必然识破其中的加价猫腻,选择用脚投票,转向更靠谱的酒店预订平台。失去消费者的信任,美团酒店将面临更煎熬的日子。

  而从产业链条上看,这么多年积累了低端消费者、却未积累品牌影响力和服务能力的美团及美团酒店,或许愈发只能在低星市场攻坚——前提是,其他OTA不会过多关注到这一市场。

  亏、谎言、黑作坊

  眼下,让王兴最头疼的应该就是外卖了。

  外卖业务是王兴宣布整体盈亏平衡中的唯一例外。怪不得,在10月9日的内部信中,美团外卖负责人王慧文明确表示,市场人员的KPI要从交易额导向转为盈利能力导向。

  靠什么转向?靠什么盈利?看最近关于美团外卖的新闻,大家明白了,原来是靠撒谎和黑作坊。

  日前,网上有消息称,“百度外卖以及百度糯米将注入美团,百度控制部分股权,而美团王兴团队将接管其业务,只是消息暂未向外界透露而已。”

  正当大家期待事情水落石出的时候,百度通过官方微博打了王兴的脸:“近期有媒体报道百度与新美大就糯米和外卖业务进行合并谈判,相关传闻与事实不符,百度也从未聘请华兴资本进行合并谈判。”

  当然,资本市场很复杂,到底谁撒的谎,只有自己心里清楚。那镜头前触目惊心的黑作坊总是板上钉钉的“盈利密法”了。

  从10月1日起,《网络食品安全违法行为查处办法》实施。不知是媒体集中追热点,还是美团外卖的黑作坊积累到一定程度了,从央视9月7日曝光美团外卖平台无证餐厅肆虐开始,重庆、长沙、珠海、昆明、北京等地媒体也纷纷曝出美团外卖平台上无证经营的黑餐厅,美团外卖的“整改”被证明并没有起到效果,平台上黑餐厅泛滥的乱象依然没有得到改变。

  可以说,9月份美团外卖的食品安全问题是崩盘了,全国范围内集中爆发,甚至有网友开始心疼起了食药监局:你们约谈得过来吗?

  盈利,盈利,还是盈利。王兴挂在嘴边的盈利,到底是名至实归,还是梁先生说的“伪命题”,公道自在人心。

  不过,这里有个事实要提请大家注意。

  在上轮融资中,美团与投资方签订了对赌协议,如IPO未达预期估值或未在既定日期完成IPO,美团需支付投资方相当于投资金额120%的款项。以上轮33亿美元融资算,这笔款项将达40亿美元,这是美团无论如何也承受不起的。

  可以想见,唯一能拯救美团估值的,只有盈利,而且是比既定计划更快更大规模的盈利。哪怕是嘴巴上说的。

相关新闻
图片新闻